你好,欢迎来到深圳市合智思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首页> 新闻资讯> 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真的能实现盈利吗?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真的能实现盈利吗? 来源:合智思创 日期:2018-07-06 12:11:58 浏览数:7

摘要:与高运营成本,迫使平台急需找到系统性的盈利模式,否则将只能成为烧钱的“火坑”。目前,市面上还没有哪家分时租赁平台可以声称,已经真正实现盈利。 那么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的收入主要有哪些,成本支出在哪?平台要想实现盈利到底该怎么做?

越来越多的资本切入到汽车共享行业。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已有370家共享汽车出行平台。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汽车分时租赁市场规模达4.3亿元,预计到2020年,整体市场规模将达92.8亿元。

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

(2009 ~ 2015 年中国汽车保有量及增量)

分时租赁行业在被市场看好的同时,也有玩家扛不住压力提前倒下,2017年3月10日,友友用车官方宣布停止运营,退回所有用户账户存款,并称停运的直接原因是“之前签署的投资款项未如期到位”。10月23日,EZZY宣布解散,公司进入破产清算阶段。



经常有人问,摩拜到底靠什么赚钱?


也有人反问道,既然不赚钱,为什么还有人继续投资?

在乌镇的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摩拜单车CEO是这样回答的:为什么要找融资,原因肯定是我们暂时没有找到好的盈利模式,或者暂时没赚到钱,我们需要风投来为我们赢得时间,用这个时间窗口来探索我们的盈利模式。


对于同是共享模式,且重资产运营的分时租赁汽车平台,更需要这个时间窗口。

尽管各路资本疯狂追捧,却也掩盖不了分时租赁时下难以盈利的事实。分时租赁平台前期的高投入与高运营成本,迫使平台急需找到系统性的盈利模式,否则将只能成为烧钱的“火坑”。目前,市面上还没有哪家分时租赁平台可以声称,已经真正实现盈利。

那么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的收入主要有哪些,成本支出在哪?平台要想实现盈利到底该怎么做?



一、分时租赁的收入有哪些?


当前分时租赁的盈利模式相对比较单一,主要的收入可划分为车辆租赁收入、二手车销售、广告收入、大数据运营收入四个部分。


1、车辆租赁收入

租车费用可分为租金、押金和会员费三部分。

租金收入

租金收入是目前分时租赁平台的主要收入,是平台向用户收取汽车租赁的费用,前期为获取用户,平台会实行静态定价,主要以用户的不同使用时长分段计费;后期完成客户习惯培养及客群积累后,会采取动态定价的方式,针对不同时段、不同位置、不同的客流群体,通过大数据进行自动调价,以此提高车辆的整体运营效率。

目前市场主要的分时租赁平台收费标准如图:



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收费标准
国内主要分时租赁平台收费标准


对于大多数平台而言,车辆的租赁收入一般都很难抵消直接的运营成本,且需要大规模铺量后才会有显著效果。


押金收入

押金收入是分时租赁平台为预防租赁期间,车辆发生损坏与丢失等风险,需要用户缴纳一定保证金,来实现风险共担。

对于运营状况不佳的平台而言,用户押金是拽在手里最大的一头,那么此类平台离退场恐怕也不远了。

会员收入

会员收入指的是分时租赁平台以会员制、优惠充值等手段,通过用户预约、锁定个别车源等功能,优先确保会员用车需求,同时向用户收取一定的会员注册及服务费。

通过会员制,可摊薄平台的运营成本,并保证了车辆的高频使用。但实施起来的前提是各项服务设施的到位与完善。



2、二手车销售

与传统租赁相似,二手车销售是分时租赁平台重要的收入来源,主要指分时租赁的车辆使用到期后退役及转卖的收入。通常电动汽车以三年为限,因其主要成本是电池和电机,其折旧率高达80%以上,三年后汽车残值一般会低于新车的20%以下;而燃油车三年后的残值会高得多,折旧率在35%~60%,残值基本会高于新车的40%以上。

二手车销售的回笼资金,能减轻平台的运营压力,但相对来说,高折旧率的电动汽车,二手车的销售收入也很低。

3、广告收入

主要分为车载广告与电商导购两个层面。车载广告主要有APP及车载屏广告、整车厂的车辆推广费等;电商导购主要指车内WIFI、儿童座椅、儿童配件、汽车饰品、车内香水、车内空气净化器等均可供销售带来的服务费。

伴随着市场渗透率的提升,运营流量带来的广告收入,逐渐成为平台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

4、大数据运营收入

主要指平台的大数据分成,与4S店、保险公司合作的分成收入。同时,应用大数据分析技术,能提高平台的运营效率,降低成本。

分时租赁平台收集的海量用户出行数据,是很多互联网巨头争先入局的原因之一。

受网点数和使用便捷性等限制,目前单车订单量较少,用户使用频率不高;在定价上,分时租赁平台在初创期会持续以打折的形式吸引顾客。较低的客单价和使用频率导致了整体收入的偏低。


汽车分时租赁



二、分时租赁的成本有哪些?


既然投入到分时租赁这块领域,自然要算清楚一笔账。成本有哪些,哪些是硬性成本,哪些是可调控的成本。

只有算清楚了这些,才能知道平台要运营多长时间,回收多少资金,才够回本。

分时租赁的成本支出主要由固定成本、运营成本和使用成本三部分构成。

1、固定成本

固定成本主要包括购车成本与车险成本两部分。相对车险购买成本的固定化,受国家补贴、地方补贴及厂家补贴的三重补贴,目前电动汽车同类型的车型价格要远低于燃油车的固定成本,然而受补贴政策退坡的影响,电动车的固定成本也将逐步上升。

批量购置或租赁车辆,使平台的资金压力增大,同时车险支出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2、运营成本

分时租赁的运营成本主要有车辆调度、车队管理、车辆维修保养等,需要付出人力及技术成本。车辆调度成本指的是调度人员在用户还车后,将车调回到指定网点产生的成本与人工费用;车队管理主要指车辆清洁成本,支出相对固定。



随着我国充电桩布点建设的逐步完善,车辆的调度成本将逐步下降。

3、使用成本

分时租赁的使用成本主要包括车位成本与续能成本。停车位的资金缺口很大,一线城市的停车费用昂贵,车位成本如何与用户共担,是分时租赁平台急需解决的问题;续能成本主要指充电成本或加油成本,充电成本包括充电基础设施建设成本、电费及充电服务费,由于用户自发充电(加油)的比例仅为20%,分时租赁平台面临充电(加油)成本的支出,及如何设置与用户共担的问题。

随着我国电动汽车停车场及充电桩建设的完善,车辆停车及充电使用成本将逐步下降。

综上所述,低收入和高成本导致了市场上大多数企业都处于亏损状态。目前分时租赁企业平均单车的亏损每天在50元~120元。因此,分时租赁平台在购车成本、调度运营成本上还有很大改善空间,另外,平台急需找到系统的商业模式。



汽车分时租赁




共享汽车新能源分时租赁能否实现盈利?重资产模式限制怎样解决?


  “分时租赁企业要发展得更快,就必须经历一个资产由重到轻的转变”
  赵健介绍,易开出行创始团队早期曾为分时租赁企业提供SaaS服务,2015年正式在芜湖成立易开出行,提供车、桩、位一体化的电动汽车分时租赁服务。用户在易开出行 APP 上传驾照及身份证照片,通过审核并缴纳押金后即可预约车辆。



  在租赁费用方面,易开出行采用双线收费制,也就是“公里+时长”的双重计费方式,价格为0.1元/分钟+0.6元/公里,起租价一般为12元,每天时长费封顶69元。同时,用户在租车的时候可通过易开出行APP按需购买不计免陪分时租赁保险。


  目前共享汽车有多种运营模式,但是大部分企业都是自己购买车辆,属重资产运营。除了车辆购置成本,企业还需要大规模建造充电设施、停车位等基础设施和道路辅助资源设施。高成本的投入让很多玩家不堪重负提前倒下,友友用车和EZZY的倒闭就是明显的例子。


  赵健表示,重资产模式加高了分时租赁行业的准入门槛,对于行业的快速发展是一个钳制。但是他也认为,重资产模式在分时租赁行业其实并不是一个问题,目前之所以有些分时租赁企业不堪重负倒下了,是因为很多企业还没把盈利模式走通。
“为什么非要说分时租赁的重资产就是一个问题,而特斯拉造车的重资产模式就不是一个问题呢?”


  赵健称,分时租赁的重资产投入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企业要发展得更快,就必须要经历一个资产由重到轻的转变过程。目前易开就是采取轻重结合的运营模式,集团负责平台的运营、开发、管理,各城市的子公司负责线下车辆、桩位的运营,子公司在股权、资源、资产方面都是对社会开放的,以便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源参与进来。


  谈及友友用车和EZZY的倒闭,赵健表示共享汽车平台出现倒闭是很正常的现象,分时租赁市场本身并不成熟,企业对目标客户、收入结构、成本结构都还在探索。在这个探索过程中不免有企业会出现现金流紧张的情况,如果坚持不下去就会夭折。“如果路子走错了,会发现连盈利逻辑都不存在了,做得越多亏得越多,这其实是一个市场自然淘汰的过程。”赵健说。
  “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企业是可以通过租车业务实现盈利的”


  与有些分时租赁企业急于跑马圈地不同,易开出行2016年12月底才开始向芜湖之外的城市扩张。赵健表示,在这之前易开把所有的资源都集中到芜湖一个城市来运营,是一直在探索分时租赁的商业模型和盈利逻辑。“首先我们要验证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是可以实现盈利的,只要把盈利逻辑走通了,接下来就是把这种成功的运营模式复制到其他城市。”赵健说,“很多人说分时租赁也可以通过广告、大数据变现来实现盈利,但是易开认为,首先租车业务本身要具备盈利的逻辑,模式才具有可持续性。长远看,分时租赁的收入来源的确是多元化的,但如果租车业务本身不盈利,不产生正的现金流,可能是活不到其他业务盈利的时候。”


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



  谈到盈利模式,赵健介绍,易开的优势在于拥有别家所不具备的车桩位一体化运营的综合管理能力,“这种能力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资产可控,我们车、桩、位等运营资产通过平台链接实现了统一管理和控制;

二,资产要产生数据,这里既包括车、桩、位等资产的运行数据,也包括洗车、维修、保养等资产管理数据,也就是说,易开拥有从线上业务运营到线下资产管理的全流程业务数据;

三,智能计算,易开平台的所有数据都不是孤立的,而是互联互通的,这些数据通过智能分析和计算,在车辆调度、定价、网点选择、业务流程优化等多个方面提供决策支持。”


  赵健还强调,易开大数据的应用,除了能给用户提供更加方便、快捷的出行服务之外,最大的好处就是大大降低了内部的运营成本,优化了成本结构,在资产管理、选址、调度、保险等多个环节,成本结构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截至目前,易开一个人可以管理40台车辆的运营。”


  赵健称,经过两年多的探索和打磨,易开出行目前已经通过租车收入实现了芜湖单个城市的盈利。现在的任务,就是将芜湖的易开模式在其他城市进行快速复制。赵健介绍,如果算上刚刚开始运营的天津,易开已经覆盖了20个城市,投放近 3000 台车辆(车型多为奇瑞eQ)。其中,易开出行仅在芜湖市就已投放汽车近 2000辆、建设网点 200 余个,覆盖全市四区四县。在芜湖,易开的用户也已达到20万。谈及未来的发展规划,赵健透露,截至2017年12月底易开已经签约了41个城市,未来在华中、华南、京津翼地区都会有布局,计划到2020年易开会覆盖100个城市,投放车辆达14万。


      目前共享汽车的出现在价格和场景上是对城市公共交通体系的重要补充,使得一部分有驾照没有车的人也可以选择自驾出行。未来肯定会有一部分人,由原本有强烈的购车需求转向使用共享汽车,由持有车辆资产转移到直接购买出行服务上来,那时车辆不再是一种个人资产,而是出行的一种工具,而分时租赁共享汽车则成为了中国公共交通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一线城市汽车分时租赁用户占比高 无人驾驶...